非關紙蕾絲

關於部落格
輕輕走,慢慢追
  • 246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長期冬眠

2006那一年有兩件事情同時進紙蕾絲與中文教學瘋狂忙碌的日子,大概這輩子永生難忘。隔年請辭時,主任提出早上8點到12點的完整教學時段,讓我保有下午的時間,認為這麽一來,我的紙蕾絲與中文教學就能續併行下去。

中文教學緣起於一個為期六星期的中文研習。上課第一天,才知道是有三次考試筆試、試教、面試的正式課程,不是理所想像的輕鬆快樂的“體驗班”。得知真相的那一刻,心中的驚慌與懊惱實在無法形容。我原就害怕考試,到現在還做考試的夢。夢裏的我,突然驚覺明天要考試,便在沒有準備的極度惶恐中醒。為了這次的考試,我唸了半天的書,但筆試中有一題出自於被我翹掉了的課堂。那天因為聽得枯燥,如坐針氈,只了一堂就回家,翹掉的的那兩堂課竟成了考題。試教是隨機叫名,我等到最後才被叫到,等得心臟快跳出來,越等越緊張。面試比較是我拿手的。大概後面兩項幫忙加了分,所以接到語言中心要我去旁聽的電話。我當時對教中文非常猶豫,紙蕾絲眼看著就要開始忙起來,我擔心自己忙不過來。但家裏那口子及母親大人不同意,認為既然機會來了,為什麼不試試。我的中文教學是這樣開始的,是誤打誤撞碰著的,並不是計劃中的事。

 

那時候教中文,只要代到中、上級學生的課,通常以聊天拉開課程的序幕。學生不容易說出完整的句子,中、英文有相通之處,我總是套用自己理解的英文詞序,先糾正學生的錯誤、說明原因後,再做同類型的造句來加強練習。只要經過了這一段,學生大約就能信服老師,我一顆緊張的心也能緩和下來,接下來的時間會比較好帶。這是我的方法。我恰巧知道中、英文的相通處,又大約明白一些學生的心理,稍微的加以混合運用罷了。身為菜鳥老師的我,在那一年當中很幸運的沒嚐過被學生換掉的滋味,這樣混合運用的教學方式,應有不小的功勞。

 

要成為好的中老師,必需下功夫,語言都有文法,不是會說就能教。我沒時間研讀中文文法,也不願意再花時間在一新領域上,這是辭去的主要原因。語言多少靠天份,對於某些人來說,確實比較難學會。遇到這樣的學生,除了隱忍怒氣之外,臉上還得保持微笑,每次都帶著內傷下課。同時,語言的學習是漸進式的,基礎若沒打好,往上再如何學,成效都有限。總的來說,教中文的成就感少。不像紙蕾絲,只要教學有法、引導有方,學生大多能做得跟老師一樣好,學生也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意。手藝是興趣的世界,製做及教做的過程總是充滿歡樂。我不再繼續教中文,並非因為不喜歡,只是更喜歡紙蕾絲而已。

 

中文雖然只教了一年,那一年讓我忙碌異常,但回頭想想,心中總充滿感謝。我一直認為這是上天刻意的安排。因為這段插曲,使我不得不做出選擇。比較來說,教中文有個上軌道的環境,像上班一樣,制度已存在,主任對我不錯、和同事相處不錯,學生對我也好……;紙蕾絲雜事太多,不確定因素相對來說也多……,但我終究選擇了紙蕾絲。我後來慢慢察覺,多數人似乎認為我會回去教中文。辭去一個學期後的某一天,主任來電說要排下一個學期的課給我、甚至半年後還要我回去代課。也總有朋友問,是否真的不教中文了?沒有人理解或相信我的決定。我不是能同時做兩件事情的靈活人,選擇紙蕾絲,除了因為她是我的所愛,實在也因為自己魯鈍的性格。與其兩個都沒做好,不如選擇一個,然後把它做好。

 

有趣的是,教過的中文學生中,有些後來竟成了我紙蕾絲的學生。事隔太久,我常不記得,都是學生問起:「是不是在xxx教過中文?」,然後彼此尖叫相認。我的第一位中文學生也如此,學中文時挺著大肚子,過肩的長髮,吹得彎彎大捲,有雙烏黑透亮的眼睛。兩年後的某天來上紙蕾絲,頭髮剪短了,我沒認出,學生開口問,我看著她漂亮的雙眼,立刻想起來,兩人一樣尖叫相認。

 

2003年底在Sars的疑慮中參加了Martha的課程、通過紙蕾絲師資審核,2009年的現在才開始真正擁有發呆放空的時間,很珍惜這樣的轉變,以後想把時間花在想做事情上面經常需要人照顧的部落格,不是我所能做,所以決定放它冬眠。本來想刪掉,但以前的紀錄又喚回差點忘記的過去,還是留著吧!

 

 

後記:宣佈冬眠的此時,豬流感蓄勢待發。走了Sars,又來了豬流感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